阿炉

彼得·帕克不是傻白甜

银河系富二代绿川:

___庸人自扰丶:



先说,漫威的大大大本命只有小虫一只,贱虫死忠,这个后面会讲。




不是引战,所以拒绝谈人生。








其实原来的标题是想把荷兰弟写出来的,因为最近看了太多荷兰弟17岁的小虫傻白甜的画风,可是总觉得不对啊




哪里不对呢。后来才明白,是这个人设好傻白甜啊,可是我印象中的Peter·Parker,不是傻白甜。




于是写这个之前又去看了一遍队三,发现荷兰弟塑造的没有问题,虽然话确实是= =太多了点,但是,没有一个点可以完整准确地去说这个角色的性格是傻白甜的。




蜘蛛侠本身,是不需要傻白甜的盲目乐观的。




小虫很甜,但不是天真的那种甜,是温柔的那种。








我认识的Peter Benjamin Parker是个书呆子,父母双亡,害羞内向,遭人欺凌,他就是我们每一个人,他不够自信,不管是没能力的时候还是有能力的时候。




我们说了,他不够自信,他没有像CAP那么脱胎换骨的蜕变,也没有Tony那么与生俱来的骄傲,可是打动我们的到底是什么呢。




我想大概是因为,他就活在我们旁边,明明经历的都是和我们一样甚至更为严重的三观不正的生活,可是尽管他年轻,他的三观太正了。








他不惧怕于责任。




有多少人害怕下承诺。




一个青少年,他扛起了那些超级英雄该肩负的责任,从某种意义上讲,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了。




本叔叔死的那一夜,他决心要做些事出来的那一夜,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了。




 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.








他不该那么乐观的。




看看别的超级英雄,受人爱戴,有组织有伙伴。




他呢,多少人追着打,JJJ天天把他挂在嘴边要把他赶出纽约,在没认识神盾局之前,他是独行侠。




在认识神盾局之后,在加入妇联之后,在成立了小队之后,他仍然还是独行侠。




有什么……好值得开心的呢?




在我的想象里,他大概是会在觉得压力特别特别大的时候,找个树倒挂着偷偷哭,找个大楼直接跳下去。




可是在那之后,他就又变成了嘴炮的蜘蛛侠,打着嘴仗说着玩笑好像什么也不在乎。




他的话唠不是天生的。




我认识最开始的那个不怎么说话的害羞的内向的彼得帕克。




我记得。




他每天东奔西走,上蹿下跳,学业繁重,他也许仍然晚上会做噩梦,会惊醒,会愧疚,会崩溃。




会浑浑噩噩,可是他不会麻木。




这大概是他仍然以蜘蛛侠的身份站在这里的原因,是他讲了那么那么多年的插科打诨的原因。




他为什么要喋喋不休呢。为什么要总是笑着呢。








你想想看,你重视的人死掉,你爱的人再也见不到,你的生活欺骗了你,你一辈子都倒霉透顶,你提前经历了人生里一半的不幸。




有多少人,记得你那时只是个孩子呢。




你嘴炮的原因大概是你的商业机密。




你说话,你对自己说,你对别人说,你不停的说话,这是确定自己依然活着依然正常的唯一方法。




你讲笑话是因为虽然你很倒霉,可你不想把自己当成可怜虫,你不想每天都自怨自艾。




也许你的生活烂透了,但你相信依然有美好的事情存在,你说话是为了提醒你自己,你还在活着是为了这些事。




你活着不是为了你的倒霉,不是为了你的不幸,而是因为你对这个世界还抱着极大极大的温柔与爱意。




这世上并不只剩下痛苦和让自己痛苦,还有责任,善良与爱。




所以,全宇宙,不对,是所有所有平行宇宙,我最爱你的嘴炮。








那么那么温柔。那么那么甜。








如果我没有说过,我现在说。




从来从来,我只爱彼得帕克,只爱他的蜘蛛侠。




无关能力,无关演员,无关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


我只是喜欢他对生活的温柔和对光的向往。




他是个男人,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。




他的肩膀宽阔,他有时候比CAP更有担当。




他不傻,他是乐观,但他不是天真,他是甜,但那并不是因为他年轻,他经历的少。








我站贱虫。




关于贱贱,其实他恐怕和Peter曾经一模一样。




一样不自信,一样刻在骨子里的自卑,一样曾经一腔热血,一样曾经那么那么想要帮助别人。




可是他太怀疑自己了,太敏感,又太早放弃自我。




得到好的就会想配不配,拥有了就会怀疑长不长久,失去的习以为常。




好像他觉得,自己就不该拥有。








我说了,贱虫二人,某种程度上是非常像的。




可是他们在一个分岔路选择了不同的轨迹。




前者选择了放弃自我放弃世界,后者选择了扛起责任对生活抱以极大的热爱。




死侍的嘴炮,是他的自我放弃。是他拼命想掩饰的真正在意。




小虫的嘴炮,是他的自我救赎。是他拼命想掩饰的痛苦崩溃不甘。




可是这样的两个人,是可以让对方成为更好的两个人的组合。








我想了想,Wade大概如果喜欢Peter,是会这样的。




Wade会很喜欢他。




喜欢到可以在心里说几百遍爱他,喜欢到可以对着镜子念他的名字。




喜欢到他们可以偶尔一起巡逻,一起吃个墨西哥鸡肉卷。




喜欢到他们可以互相叫名字就够了。




喜欢到不敢在他面前摘下面罩,喜欢到不敢说出口喜欢他。








最妙的是,Peter比Wade坦率太多了。




我可以想象,在他们两个的关系中,小虫是更主动的那一个。.




贱贱不会主动上的,他觉得自己配不上。




可是小虫坦率更多。




他可以去找Wade,他会直说,会说喜欢,并且非常确定对方的感情。




他会直接掀开Wade的面罩,然后吻上去。




他会告诉Wade,他值得,并且没有人比他更值得。




他会是他的救赎。








Wade能把他所有的温柔给予Peter,给他他要的支持和依靠。




Peter爱Wade,并且会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拉他一把,会告诉他如何去爱这个世界,如何对自己更好。




他们是彼此的救赎。




并且,他们会成为更好的两个人。








那么,这就是我要的灵魂伴侣了。












最后,关于演员,我站RR贱加菲虫。




不是引战,荷兰弟超棒,只是没有那种我要的性张力。(并且总觉得在恋童什么鬼








作为一部超英的商业片,超凡蜘蛛侠简直是失败透顶。糟糕,冗长,全程尿点。




可是作为一部单纯讲述英雄的蜘蛛侠,他让我掉过太多眼泪。




没有场面戏,没有烟雾弹,他就简简单单去讲了一个关于情感关于一个温柔的人的故事。




那个人,叫彼得帕克。




从英雄的心理戏来刻画一个英雄太难,RDJ更是太难超越。




可是对于一个真心只是喜欢小虫的人来说,我想要的蜘蛛侠的温柔,




那种温柔的过于粘稠的枫树糖浆的甜,在加菲身上,淋漓尽致了。








我没见过,一个更好的,笑得这么甜的,这么Peter的Peter了.








我再说一遍!荷兰弟真的超棒!我只是最近不太喜欢把他弱化成各种傻白甜话多单纯小天使!








恩,如果有人看到这里,说明真的是真爱了。(笑








以上一切瞎扯,只是谈谈对于小虫和贱虫的人设理解,理解不同实属正常。




谢谢。